面對氣候變遷的考驗,女性參與為何如此重要_特別專訪 行政院性別平等處副處長 鄧華玉

-面對氣候變遷的考驗,女性參與為何如此重要_特別專訪 行政院性別平等處副處長 鄧華玉

面對氣候變遷的考驗,女性參與為何如此重要_特別專訪 行政院性別平等處副處長 鄧華玉

發布時間: 2022-11-14
閱讀文章
專欄文章

為了減緩氣候變遷所帶來的危害,有別於過往以男性決策為主,加入女性特有的觀點、讓女性成為行動者與協 助者,能夠更全面性的因應氣候變遷的複雜性。

 

No3_CS1_Front.webp (264 KB)

行政院性別平等處副處長 鄧華玉

 

採訪、文/吳心恩、施美旭

 

  今年三月,聯合國婦女署 (UN Women) 發表 Why women need to be at the heart of climate action 一 文,內容闡述為何女性需要成為行動氣候的原因,並以「性平今日、永續明日」(Gender equality today for a sustainable tomorrow) 作為口號,盼邀請更多女性採取氣候行動。

  眾所周知,世界各國積極達到淨零目標,就是為了減緩氣候變遷所帶來的危害。至於,為何女性參與那麼重要?行政院性別平等處鄧華玉副處長認為,有別於過往以男性決策為主,加入女性特有的觀點、讓女性成為行動者與協助者,能夠更全面性的因應氣候變遷的複雜性。

從受保護角色進化成有能力改變與提供協助的一方

  「聯合國氣候高峰會 COP26,已經把性別跟氣候變遷的主題納入議程裡面去討論,透過這樣子的方式鼓勵各國關注在氣候變遷下對性別的影響,以及婦女參與這個氣候變遷的行動角色」,鄧華玉指出,現在有許多國際組織開始注意到一些過往由男性主導的決策中,若缺乏女性觀點與生命經驗,做出來的決策與執行的結果都會有一些狀況。

  鄧華玉進一步指出,一般來說婦女與小孩更容易受天然災害的影響,例如遭遇颱風災害時,就會聯想到孕婦與小孩的安置,需要看到女性面臨相關危害的特殊處境與後續的因應措施。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鄧華玉說,現今很多國際組織都提到:必須看到女性的能力跟她的貢獻。「她可以做為一個行動者,她也是一個可以改變的、協助的一個角色,而不是只把女性當成受保護者。就是要看到她的能力,她可以去發揮甚麼樣的功能去做減災的處理。」

  鄧華玉舉農委會災害應變通報員為例,她表示,農委會很鼓勵偏鄉的女性去投入災害應變通報員的工作, 因為女性對於這一些災害應變的職能或反應,相較於男性可能會有不同的感受與觀察,可以加強預作防範效果,同時也能改變角色,從受保護者投入到協力者。

  「否則如果始終以一個受害者、被保護的角色存在的話,你只能在那邊等人被動來救你,或者是說怎麼沒有通知我,但其實不對,你 可以更早一步在前面就加入,你可以是一個去行動協助的角色,你的反應就會在更前面」。將女性從受保護角色進化成有能力改變與提供協助的一方,也是性平處積極努力的方向。

  我國非政府組織能量蓬勃,許多婦女團體在氣候變遷中兼顧培力在地女性與永續發展的精神採取因應策略。鄧華玉強調,「就是讓他們在氣候變遷裡看到對不同性別影響的差異,而且要讓女性做為一個變革的推動者與行動者的角色。尤其我們的婦女團體真的很強,比如說主婦聯盟,做公民電廠,創造出綠色能源和收益!」

 

No3_CS1_3.webp (258 KB)

推動性平 政府與時俱進

  行政院性別平等會(原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是性別平等的一個公私協力的平台,有 35 個委員,由行政院長擔任召集人, 一半是民間單位的專家學者或 NGO 代表,另一半為各機關的委員是各部會的首長。鄧華玉指出,其實我國推婦女權利或是性別平等業務已經很多年,剛開始是由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以推動婦女權益為主,並由內政部社會司擔任幕僚。一直到 2012 年,配合行政院組織改造,就在行政院內部成立一個專責性別平等的單位性別平等處(簡稱性平處),並將原來的婦權會也一併改制成行政院性別平等會。

  鄧華玉表示,「國際也是一樣,一開始都是講婦女權益,可是從聯合國第 3 屆世界婦女會議開始,就正式把性別平等拿出來作為一個主體,所以我們也是配合在行政院成立性平處做為性平專責機制,也把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改制為性平會去做推動。」

  「雖然我們現在推性別平等,但是它的核心、主體,在這不平等的結構裡面,女性還是比較弱勢,是需要被扶助的。但實際做促進婦女權益這一塊,不能忽略另一半的人:就是男性的意見。」鄧華玉進一步指出, 有一些性別刻板印象,例如男性的部分情緒是受到很大壓抑,這部分也要去處理,性平不只是促進婦女權益, 是在推動性別平等。

  此外,幾年前聯合國婦女署也發起 HeForShe 的倡議,鄧華玉說明「因為不可能只有一邊(編註:單一性別)在主張,一個社會是由不同性別,我們現在比較不會說男性、女性,因為還有其他的群體、例如 LGBT 的群體, 所以我們會去討論不同性別。」

環能科領域存在「性別隔離」

  從國際趨勢拉回到貼近每個人的職場角色。鄧華玉指出,在環境能源科技(以下簡稱環能科)領域部分, 目前主要的問題就是「性別隔離的狀況」,更正確地說應該是「性別職業隔離的現象」。

  她指出,「男理工、女人文」這一個現象,影響性別在教育領域的選擇,男生念理工比較多、女生念人文比較多,所以到後面進入職場以後,雖然女性在這個領域也有,但是大部分都是在事務支援的部分,如果是專門技藝或者是機械的話,還是以男性較多,這種現象就是在環能科領域裡面的水平隔離,也就是由單一性別高比例的佔據某一職業領域,而另外一個性別難以進入的狀況。

  另外還有垂直的隔離,也就是職位或者薪給的差別。鄧華玉說, 「高階的管理人才,或者是決策的大部分都是男性,其實公務員也是, 近幾年去看高普考的,女生考上的比男生還多,可是過了二三十年升遷的過程,高階決策層級的女生不見了、被漏掉了,在環能科領域也是一樣,就是這樣的一個狀況。」

  要如何消除這種水平隔離或垂直隔離的現況?鄧華玉認為,必須達到消除性別刻板印象,比方在讀書時科系的選擇,就要採取鼓勵的方式,像是透過教育部去提出一些方案或計畫,鼓勵更多的高中生開始去選擇進入理工的學習,然後在後端支持就業的措施再透過科部、勞動部等部會去做強化,「希望可以扭轉職場中性別隔離的狀況, 但是可能沒有辦法很快達成,需要時間。」鄧華玉認為。

  鄧華玉也指出,雖然做性別統計已經很多年了,但在一些環能科與新興領域,還是沒有足夠的性別統計資料,所以性平處也透過經濟部或金管會,蒐集更多更完整的數據資料,後續可以分析各領域造成性別隔離的玻璃天花板真正原因,再進行協助改善。

需各方努力消彌差異

  「國際再生能源總署有針對風電產業的一些高階管理者做統計,大概有百分之八是女性,所以我們在臺灣也應該要正視職業性別隔離的現象」,鄧華玉表示,透過政策鼓勵更多企業可以達到性別友善的環境,彌平差距。

  鄧華玉說,很多的女性在追求個人成長,縱使已經投入很多努力,但是在社會文化的要求下,還是有很多女性肩負家庭照顧重擔。這一塊也是必須要去努力,因此,行政院會透過帶動經濟部、勞動部等相關部會, 去鼓勵企業打造性別友善的職場。另一方面,雖然我們很努力地要讓更多的男性共同分擔家務,但這已經是一個很長時間的文化養成,很難一下子就達到。以及,男性跟女性去追求同一個領導的管理職位,同樣投入很多的心力,但社會可能會給女性的評價是「家裡小孩都不顧,然後她們都是叫外賣」等等,這是不公平的。

  「以前去縣市政府或部會做意見交流的時候,有一些男性同仁會提到,我不是不願意去做一些家務的事, 而是我被要求的工時真的太長了,其實這對男性跟女性都是一樣的。在臺灣,我們花很長時間在工作。」鄧華玉表示。

  鄧華玉坦言,在推動性別平等時,有些機關同仁覺得看不到明顯成果,她就會以過往在美商工程顧問公司所遇到的例子來勉勵。鄧華玉表示,「我以前在一家美商的工程顧問公司環工部工作,寫環境影響評估, 當時土木部的工程師跟我說,你們環工部的人都很年輕,讀書也都讀很多,可是我都不知道你們在幹甚麼, 因為環工部就只會寫報告。他說他們土木畫一個圖,就會變成一個房子、一條高速公路,或者是一個工業區, 這些都是看得見的。」

  當時才二十多歲的鄧華玉對這些話感到困擾。某天一位英國總顧問來臺灣,鄧華玉陪同至臺北火車站周邊去蒐集空氣做空污採樣,那位顧問對鄧華玉說:「你看我在臺北火車站蒐集到這個空氣,真的是很糟,如果都不做處理,可能十年後每一個人的肺都會受到損傷,做環境影響評估也是一樣,你認為一口乾淨的空氣,它的價值是甚麼?」

  鄧華玉表示,其實致力於推動性別平等也是一樣,短時間好像看不出做了甚麼,可是你今天如果沒有做,存在的這個問題絕對會惡化, 不會自動變好。人跟人的關係不是均勢動態平衡,若長期只有一方單向付出 ( 例如由女性承擔大部分的家庭照顧工作 ),連結就會容易斷裂。

  鄧華玉表示,雖然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看到效果,但性平處會持續透過不同的管道,和各部會與各地方政府共同努力推動性別平等。同時,她更鼓勵大家均衡發展生活各面向的人際網絡。「就像一 個網絡,每個人的生活應該是各個面向,你的工作是一條線,你的朋友、家庭、父母、子女關係是由很多條線共同形成的一個網,如果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那你只有一條線,斷就斷了,沒有別的其他的線去幫忙拉住。只有每一條線是均等的,這一個網才會牢靠、才會永續,才可以抗拒一些突來的變化。」鄧華玉認為。

更多相關文章

EnergyOMNI 全能源 I Enera Media Ltd. 恩能新元傳媒有限公司

立即訂閱,加入淨零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