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Mother Earth and her children I 氣候變遷基金對開發中國家的可及性

-I Mother Earth and her children I 氣候變遷基金對開發中國家的可及性

I Mother Earth and her children I 氣候變遷基金對開發中國家的可及性

發布時間: 2023-03-14
閱讀文章

氣候變遷之開發中國家的貢獻?

開發中國家持續感受到工業化帶來的壓力。從工業化開始到現在,開發中國家因為權力壟斷和政治制度不健全不斷地面臨被全球拋在後頭的壓力。這些壓力包括必須制定良好的政策和制度,並且在尚未有適當基礎之下,促進經濟發展。不幸的是,近幾十年來又增加了新的壓力:氣候變遷。

問題是,開發中國家在氣候變遷的實際貢獻是什麼?很明顯的,工業化對氣候變遷造成了多重許多負面影響,例如污染,特別是化石燃料排放所造成的污染、人口過剩和森林砍伐等; 實際上,碳排貢獻最大的國家主要還是已開發國家或較富裕的國家。

假設快轉到今日,開發中國家也如預期遵照國際氣候變遷的目標,這意味著現在這些國家必須減少當前的排放量。根據全球發展中心 (CGD) 的數據,每年排放量的 63% 是由開發中國家所產生。一方面,開發中國家正積極並快速發展,然而,最直接的副作用即是碳排放的增加。

 

No4_SC1_2.webp (111 KB)

圖1: 已開發國家與開發中國家的碳排貢獻數值 Source: 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

 

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或大多數開發中國家對當前的氣候變遷問題「貢獻」最少,然而他們所受到的影響卻是最大。已開發國家受惠於較早階段的技術發展,所以擁有基礎設施和資金進行因應調整,並且能夠嘗試減緩氣候變遷的影響。開發中國家正在進入經濟發展時代,但這並不改變它們亦 是受氣候災害影響最大的國家。這些國家的人民大多生活在容易遭受洪水的地區,依賴像是農業和環境等行業,有些國家甚至無法獲取乾淨的水源和衛生設施。

我們現在正處在一個由已開發國家推動國際氣候行動政策的時代,基於過去主要碳排放是源自於當今已開發國家,減少碳排勢必集所有人的努力。

當前氣候變遷政策與作用?

氣候變遷政策為各國提供一個框架,讓各國在 2050 年之前實現2015 年《巴黎協定》所計畫的淨零排放經濟目標。實施氣候變遷政策的過程,對大多數國家來說是一種學習跟不斷摸索的經驗, 因為不同國家與不同產業分別對應到不同層面,這種實驗性的精神也讓各個國家去積極去修改或彼 此分享知識與經驗,其主要目的是減少全世界的碳排放量以達到淨零目標。

但是,這些政策真的有用嗎? 答案是肯定的。 這些政策的主要目標之一,是用一種對環境保護的方式來促進經濟成長,淨零碳排的目的,並不是要淘汰會造成碳排的行業,而是要找到能達到相同結果的過渡或替代方案,政策的制定也要考量永續的經濟成長,而不犧牲鄰國或是國家自身的資源。

降如前所述,問題在於大多數的政策確實為更乾淨的未來提供了必要的保護和指導,這些政策是在工業化時代之後實施的,那時大多數已開發國家的已經經濟穩定,而大部分的損害也已經造成。現今氣候災害對開發中國家造成損失大於已開發國家,開發中國家有機會利用新技術發展經濟,但長期下來他們是否會從中獲益還不得而知。

大多數開發中國家目標是降低其貧窮率,這勢必增加其國家的碳排放量。根據上圖,開發中國家對近期碳排放量的貢獻略多過於一半,實際上,開發中國家無法不使用化石燃料。化石燃料的使用幫助了許多國家實現了經濟成長,這也是他們自身維持發展的必要條件。可以說,開發中國家少了化石燃料甚至難以維持生計。目前,較富裕的國家正想方設法投資替代性能源的開發,但一些開發中國家甚至還沒有完全駕馭化石燃料的應用。想要讓開發中國家在沒有適當框架或財政支持的情況下跳過化石燃料使用的想法是不切實際的。

開發中國家的氣候融資

能源只占我們環境所需解決氣候變遷問題的一小部分。解決氣候變遷這項任務需要大量資金, 遠超出大多數開發中國家所能負擔的程度。一個國家若想實現綠色轉型需要大量投資。2009 年,於哥本哈根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十五次締約方大會 (COP15) 上,已開發國家均承諾一個共同目標,到 2020 年為止,每年會為開發中國家的氣候行動籌募 1,000 億美元; 但一些開發中國家認為這還不夠。 此外,此筆應所承諾的金額至今也尚未兌現。

下圖為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於 2022 年 9 月 22 日所發布的一項報告結果。

 

No4_SC1_3.webp (35 KB)

圖2: 開發中國家的氣候融資組成

Note: Climate finance is provided and mobilised by developed countries, in USD billions The gap in the private finance series in 2015 is due to the implementation of enhanced measurement methodologies. As a result, private flows for 2015-18 cannot be directly compared with private flows for 2013-14.

  

OECD 表示,已開發國家提供的氣候融資是由四個不同部分所組成,分別是:

-由已開發國家的機構,特別是雙邊援助機構和開發銀行,所提供之雙邊公共氣候融資

-多邊公共氣候融資(由多邊開發銀行和多邊氣候基金提供),屬於已開發國家

-由已開發國家的官方出口信貸機構所提供之與氣候相關的官方出口信貸

-由雙邊和多邊公共氣候融資調動的私人融資,屬已開發國家

 

根據 OECD 氣候融資分析,2020 年尚未達到承諾的金額, 然而,OECD 根據雙邊和多邊公共氣候融資提供者所最新提供的承諾指出,此筆 1,000 億美元的需求將會在 2023 年達標。

「我們知道還有更多事情要做。氣候融資在 2019 年至 2020 年間有所增長,然而情況正如我們預想,其增長的量遠不到在 2020 年實現 1,000 億美元的目標。」OECD 秘書長 Mathias Cormann 表示。

「已開發國家必須按照其在 COP26 之前所做出的承諾付出更多努力,也就是從2022 年開始開始,實現 1,000 億美元的目標。這對於建立信任至關重要,這也展現了我們將繼續深耕對氣候變遷的多邊因應。」Mathias Cormann 說道。

儘管各國已盡力創設相關財務援助,但其中,關於如何衡量各國承諾的程度,以及將以何種方式向開發中國家提供資金的談判卻從未明確。根據樂施會《2020 年氣候融資影子報告》估計,所有公共氣候融資中,約 80%(470 億美元)非是以贈款形式,而是以貸款形式提供;其中,約一半(240億美元)是以非優惠方式提供,且要求窮國支付更高金額的還款,也就是在償還貸款並扣除利息後,實際的「贈款等值」尚不到所記錄金額的一半。

現任樂施會氣候變化高級政策顧問的 Tracy Carty 表示,面臨有史以來最高溫的熱浪、可怕的風暴和毀滅性洪水,氣候融資是一條社區生命線,即使政府在對抗 COVID-19,他們絕不能忽視氣候危機所帶來日益嚴重的威脅。

「以氣候援助的名義過度放貸是一個被忽視的醜聞,許多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正在努力應付債務,他們不應該被迫借貸來應對非是他們國家所造成的氣候危機。」

 

No4_SC1_4.webp (142 KB)

圖3: 開發中及已開發國家的氣候融資組成

Note: Climate finance is provided and mobilised by developed countries, in USD billions The gap in the private finance series in 2015 is due to the implementation of enhanced measurement methodologies. As a result, private flows for 2015-18 cannot be directly compared with private flows for 2013-14. Source: OECD (2022), Aggregate Trends of Climate Finance Provided and Mobilised by Developed in 2013-2020.

 

氣候融資設立初衷,理應以贈款而非貸款的形式提供。貧窮的國家需要償還債務,而這些債務是用來緩解並非由他們所造成問題的影響,這對他們來說是否公平?

更關鍵的一點在於,不僅針對氣候變遷緩解提供適當的資金,還要確保資金的使用符合這些開發中國家的需要,像是為灌溉、改良種子品種、加強衛生系統以及更廣泛地取得金融和電信等項目做出貢獻。然而,氣候變化絕不只有上述這些議題。

開發中國家面臨到氣候災害的問題,是因為受到氣候變遷影響而災害發生頻率顯著增加。 Mia Amor Mottley ,現任巴貝多總理,於 COP 26 中表示,「災害前線的損失和破壞是後線的三到四倍。長期下來,在加勒比海等許多地方,氣候和其他自然災害占的公共債務已增加至 50%。對前線來說,氣候危機正導致無聲的債務危機,這將導致嚴峻的發展危機。」

根據 Cost of Delay 報導,自 1991 年以來,79% 開發中國家所記錄之死亡人數比例,其中高達 97% 的個人案例是受到極端天氣的影響。該分析顯示,開發中國家在此期間經歷的極端天氣和氣候相關事件頻率較以往增加了兩倍多,致使超過 676,000 人死亡。不公平之處在於,對溫室氣體排放增加負有極高責任的污染者繼續賺取巨額利潤,而易受氣候變遷影響的國家卻要為氣候的負面影響付出代價,繼而喪失家園、工作和生命。

氣溫每升高一度都會對氣候產生更大影響。到 2030 年,開發中國家的氣候變化損失估計將達 到 2,900-5,800 億美元。這些損失並不包括心理影響和生物多樣性喪失等非經濟層面的損失和損害。COP27 已同意向受氣候災害嚴重影響的開發中國家提供「損失和損害」資金。

「具體承諾可以推動我們前進。我讚許 Rishi Sunak 宣布英國將在 2025 年之前將氣候因應資金增加至兩倍,甚至超過去年在格拉斯哥承諾的金額,」Sameh Shoukry,現任埃及外交部長說道。

德國承諾為氣候損失和損害提供 1.7 億美元,而比利時則宣布專門為莫三比克提供 250 萬歐元(莫三比克去年因暴雨遭受了嚴重的損失);奧地利也為其損失與損害捐贈了 5,000 萬美元;另一方面,已承諾捐助 200 萬英鎊的蘇格蘭宣布額外捐助 500 萬美元。 總體來說,迄今為止,已經有五個歐洲國家承諾解決氣候損失和損害問題,分別是:奧地利、蘇格蘭、比利時、丹麥和德國。

 

No4_SC1_5.webp (167 KB)

圖4: 由於貝里斯城颶風麗莎的強風致使天線彎曲碰到建築物

 

「氣候災難給人們留下了數年、數十年、甚至數個時代的漫長陰影,人們逐漸意識到,我們不能讓那些沒有造成這場危機的脆弱社區獨自面對。」COP27 期間,擔任非政府組織行動援助的氣候政策協調員 Theresa Anderson 表示。

富裕卻製造污染的國家必須回過頭審視自己,承認新的金融機制的重要性,因為該機制可以幫助受災國家在氣候災難後恢復並收拾殘局,這是朝正確軌道上邁出的重要一步。儘管在氣候正義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開發中國家已開始發聲說出真相,已開發國家總是被迫採取行動,然而,氣候變遷不是單一個國家的問題,我們應該繼續共同努力。

在已開發國家的適當支持下,開發中國家不僅有機會能倖存於氣候變遷所導致的損失和破壞, 甚至自給自足並能夠發展經濟。我們只能希望在未來幾年內,氣候融資能夠順利推展,並且在更多實務上幫助到開發中國家。

Anwar profile.jpg (157 KB)

Anwar Wade

來自 Belize 的 Anwar Wade,自 2017 年起已在台灣居住六年。國立臺灣大學生物環境系統工程的學士學位。對於氣候正義充滿熱情,在臺灣的期間積累了在環境諮詢、非營利組織管理、環境新聞學和質量工程方面的寶貴經驗。也曾在印度進行研究旅行,應用學術知識探索永續發展的實踐行動,此經歷激發了 Anwar 希望從更社會科學的角度探討環境科學的渴望。

Anwar 計劃深造永續企業或環境與社會治理領域。藉著寫作以啟發和告知大眾有關氣候變化的議題。除了職業和學術追求外,平時喜歡在戶外尋求寧靜,參與遠足、溯溪和攀岩等活動;也積極參與臺灣的社區和狗隻庇護所義工,希望在專業努力之外,為社會帶來積極的影響。

更多相關文章

EnergyOMNI 全能源 I Enera Media Ltd. 恩能新元傳媒有限公司

立即訂閱,加入淨零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