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海事承攬商協會永保初衷:確保國際海事產業的安全性與永久性_特別專訪 國際海事承攬商協會 (International Marine Contractors Association, IMCA) 能源轉型事務負責人 Iain Grainger

-國際海事承攬商協會永保初衷:確保國際海事產業的安全性與永久性_特別專訪 國際海事承攬商協會 (International Marine Contractors Association, IMCA) 能源轉型事務負責人 Iain Grainger

國際海事承攬商協會永保初衷:確保國際海事產業的安全性與永久性_特別專訪 國際海事承攬商協會 (International Marine Contractors Association, IMCA) 能源轉型事務負責人 Iain Grainger

發布時間: 2023-09-18
閱讀文章
專欄文章

IMCA 於1972年創立,最初創辦初衷,是為因應於英國北海開採石油及天然氣所需要執行深海潛水相關作業頻出意外之事故發生。


01-154KB.webp (154 KB)
國際海事承攬商協會 (International Marine Contractors Association, IMCA) 能源轉型事務負責人 Iain Grainger

 

採訪、文|吳心恩

 

「真要說起來,我參與離岸海事工程相關產業已超過 40 年。40 年前,我研究所畢業就是擔任工程師,在蘇格蘭。當時,蘇格蘭最大,同時也是我生涯規劃中非常期待能加入的產業就是石油和天然氣產業,我也很順利地進入了該產業,自那時起開始從事海事工程事務,一做就是 40 年,可以說,我的整個職涯都致力在海事工程產業。」現為國際海事承攬商協會 (International Marine Contractors Association, IMCA) 能源轉型事務負責人 Iain Grainger 娓娓道來。

IMCA 於 1972 年創立,最初創辦初衷,是為因應於英國北海開採石油及天然氣所需要執行深海潛水相關作業頻出意外之事故發生。

在 70 年代,深海石油和天然氣產業可說是國際上非常新興的產業。「當時,為了開採化石燃料,我們潛入比以往更深的海域,也就是條件非常惡劣的海洋環境,意外非常容易也經常發生。正因如此,當時產業裡的一些公司聯合起來希望解決彼此共同面臨的問題,組成自治團體。這並非基於政府規範使我們這麼做(在當時,相關的規範也少),而是整體產業共同意識到必須維護潛水作業員的安危,不能再讓潛水作業員繼續冒著生命危險工作。為此,產業於 1972 年成立了潛水作業協會 (Association of Offshore Diving Contractors (AODC),研究良好作業示範,共同尋求適合的解決方案,進一步解決問題。」Grainger 表示。

爾後 80 年代,動態定位船舶興起,並且大量地於北海使用,卻毫無規範和指引,使得運營團隊面臨風險。不久,產業界又成立了相關自治協會,也就是動態定位船舶人員協會 (Dynamically Positioned Vessel Owners Association (DPVOA)。1992 年,考量兩協會的宗旨和所從事的內容極為相似(都以作業團隊的安全為重),於是兩個協會決議合併,定名為國際海事承攬商協會。

「記得國際海事承攬商協會剛設立時,我們大約有 100 名會員,如今我們已經擁有超過 700 名會員,且都是以公司為單位加入。這 700 名會員當中,大約 25% 是來自亞洲。Jason Veerasingam 是亞太地區的區代表,負責照顧區域大約 180 位會員。」Grainger 說道。

來自產業 為了產業

IMCA 正式成立後的 25 年,IMCA 的業務範疇卻遠超越了潛水與動態定位船舶。「如今,IMCA 的業務範疇包含離岸海事工程的各種內容,包括吊高作業(高空和海底)水下無人機 (ROVs)、自主式水面及水下船舶 (Autonomous surface and underwater vessels)、調查 (Survey)、法律合約和保險 (Legal Contracts & Insurance)、環境永續 (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數位化 (Digitalisation) 以及海洋政策和法規 (Marine Policy and Regulation) 等。」Grainger 說明。

IMCA 目前計有 20 個專門委員會和約莫 40 個工作小組作業團體,有著近 600 位志工。所有志工加入委員會,IMCA 的每一個委員會及工作小組偕同設計與規劃作業最佳示範指南,給予相關作業人員良好的操作指示。所有的文件、文獻和作業指南均由最熟悉產業的業者為了產業良好的進展所設計,這也是 IMCA 最重視,也是最引以為傲的核心精神:來自產業,也為了產業。「我們有專門全職的技術顧問 (TA),他們是相應領域的專家,能夠有效協助會員熟悉並了解指南。這些指南和框架,絕非學術研究者或者是一般顧問所能設計,而是由第一線從事和操作相關作業的專業人員所研發和設計而得。過去 50 年裡,我們已經累計了超過 200 份指南和作業標準,做為產業最佳示範原則,我們所有的會員正因為我們所累積的經驗與專業,而加入成為我們,成為 IMCA 的一份子。」Grainger 表示。

事故分享精神:觀察、談論並分享

IMCA 的首要的任務即是提升海事工程及承攬產業的整體成效,Grainger 認為,要達成任務,首重安全。

意外總是會發生。永遠都有新的船隻和新的設備進入市場,產業永遠需要訓練有素的專業人員進行操作,作業程序也勢必不斷地更新。 「石油和天然氣與離岸風電產業的一個區別在於從船舶轉移到設施的人數,我們發現這需要新的指導方針來確保安全進行。我們的海洋再生能源委員會已經提供了一些新的指導方針和標準來解決這個問題,光是去年,就有 5.5 億工時的安全統計數據,這也是 IMCA 現行許多最佳作業指導方針的重要依據。每年,IMCA 都會從其 700 名會員那裡收集所有安全統計數據,並對其進行分析,確定我們走向正確的方向。」Grainger 舉例說明。

在這 5.5 億工時中所發生的所有意外和事故都會被妥善記錄,業界稱之為誤工事故 (Lost time incidents, LTI)。誤工事故是指在工作中所發生的事故,導致至少一整天無法履行工作職責,或生產性工作損失(如缺勤或延誤)。 「每當有一個人因為事故致傷而無法回去原崗位工作都會被歸類為 LTI,也會被所有成員記錄下來,之後,我們的成員會將這些數據提交給我們,我們將其匿名化並放入我們的作業程序加以優化,我們可以進一步分析這些數據,讓我們更可以準確判定最危險因子及潛在的威脅,如事故產生的原因及是如何發生。」Grainger表示。

誤工事故的原因很多,就 IMCA 2021 年所統計的數據顯示,超過 50% 的事件來自「作業行進中遭受移動物品擊中」,業界稱之為「Line of Fire(火線:危險區域)」,表示船上移動中的物品擊中了某人。

「火線區域可能包括起重機的負載運動、堆高機、液壓設備、壓力被釋放,甚至廚房中的燙傷事件。人們需要意識到任何潛在移動物體所造成傷害的威脅,並遠離潛在的路徑。」Grainger 進一步指出。「同樣重要的在於同事之間要互相照顧,並警告那些可能擋到路徑的人。現行的文化應該是: 如果任何人覺得操作不安全,他們都應該能夠停止工作。」

IMCA 每年都會分析這些數據並加以發佈公開。Grainger 認為,沒有經過分析的數據就直接採取行動不具任何意義。「舉例來說,如果我們找到一個共同的射線事件線索,我們會將其發布給我們的 600 名志願者,和他們討論『我們該怎麼辦?我們必須撰寫另一項指導方針,也必須提供支援管道,包含海報、警戒卡片、指示等,以幫助產業阻止這一事件的發生,也可能為此更新指南。』等等。」Grainger 說明。

 

05_148KB.webp (148 KB)

 

除了誤工事故的統計與數據分析發佈之外,另外一項 IMCA 特別的機制在於「立即分享(發佈)」。Grainger 意識到,在過去的 20 年裡,在歐洲海事產業中看到最大的變化是大家願意分享自己所發生的事情。「如果發生了什麼事,不要隱瞞,立即告訴所有人,因為今天這項事故若發生在你身上,也可能發生在其他人身上。因此,『儘快分享』和『無責備的文化』是 IMCA 一直以來所致力倡議的重要觀念。我們沒有要責備任何人,如果出錯,也許是有人做了一些他們不應該做的事情,但第一件事應該是『紀錄並分享』。唯有如此,我們才有機會從事故中去理解,哪怕只是險些失手,哪怕沒有造成意外,都值得深究其因。」Grainger 說。

Grainger 認為,當發生事故或險些失手時,船舶或工地的領導應立即停止工作,並立即與團隊討論剛剛發生的事情,分析實際或潛在可能導致的後果。

隨著 IMCA 積累 50 年來的大量數據,已經可以相當充分顯示哪些類型的事件已被高度管理並降低風險,並且得以逐年跟蹤並改進情況。

「當我們發現有一種新的事件即將到來,我們可以讓產業意識到這個事件(或風險所在),每十天,IMCA 會發佈一個安全公告,為所有成員提供過去十天內所發生或由我們會員發佈的五到六起事件。如果你是會員,舉例來說,你可以發送事件的簡要描述,也可以拍一些照片,我們會將這個訊息同照片放在安全公告中。如果您不希望自己的公司或船隻被具名,也可以匿名。無論我走到哪裡,人們都會告訴我 IMCA 安全公告的價值,以及他們如何使用它們來告知他們的團隊,他們的船隻或工地發生類似事件的可能性 - 我經常看到它們張貼在布告欄上。」Grainger 表示。

不只是安全 更重永續經營

IMCA 另一個核心信念是永續發展與永續經營,也是當今極為重要的項目之一。

IMCA 現有這 700 多位會員加總起來大約擁有上千艘船舶,而目前,所有的船舶幾乎依賴化石燃料驅動。「我們正致力於協助會員們理解如何提升他們面對環境的永續經營與發展。我們最一開始從離岸船舶的廢棄物分類回收開始著手,起初,一艘船舶上只會有單一個大型的缸子,所有的垃圾和廢棄物都直接往裡頭扔。現在,船隻試圖進行廢棄物分類也看重回收的效用。去年,我們發佈了《環境永續業務守則》,希望所有成員都能採用。這包括公司可用以執行的評估標準,以確保改進空間。」Grainger進一步說明。

Grainger 表示,下一步則是專注於如何提升和改良所有人的碳足跡,促使所有人開始思考如何使用更少的燃料並有哪些替代燃料可以使用。「許多船舶已經採用雙燃料,包括使用比傳統船用油更潔淨的液化天然氣。此外,也有越來越多船舶設法導入和使用混氨船舶或在船舶上安裝蓄電電池。我們曾初步統計過,那些安裝了蓄電電池的船舶平均而言大約都能省下 10% 的油耗。」

Grainger 意識到,不僅僅是安全,國際趨勢越來越重視永續議題。「IMCA 是世界上少數的協會,能夠在國際海事組織 (IMO) 擁有一席之地,可以說 IMO 信任而且仰賴 IMCA 以身作則永續管理和照顧產業以及會員們的船舶和工作者們。IMCA 的重點絕不在獲利,其所賺得的利潤也全數都投回協會的核心任務。」Grainger 強調。

接納與接受

「臺灣一直以來較沒有涉略離岸重工業,特別是離岸石油和天然氣重工業,嚴格來說,臺灣在這方面處於較為初期的發展階段。然而,過去近幾年,許多國際開發商和國際船舶商都來臺設點,將他們的船隻和專業帶進臺灣,不僅如此,更是和當地的公司、企業設立了合夥關係。」Grainger 說明。

舉例來說,比利時離岸海事船舶與工程大廠 DEME 和台灣國際造船股份有限公司 (CSBC) 合夥成立台船環海風電工程公司(CSBC-DEME Wind Engineering Co. Ltd. (CDWE)),正在開發和製造國內第一艘離岸風場安裝船舶(大型浮吊船 Green Jade),此舉對 Grainger 而言是一件令人振奮的事情。「DEME 是全球知名的大廠,也是 IMCA 的董事成員之一,我們非常樂見他們能帶進其專業與知識,與當地的產業結合。接受和接納國際經驗是非常核心的關鍵,能夠和來自海外的專業公司共事,例如 Seaway 7, DEME, Boskalis, Van Oord…etc,臺灣都能有機會吸收他們從歐洲帶過來的專業與經驗。」Grainger 表示。

Grainger認為,臺灣重型工業發展的關鍵在於接納與接受國際專業,避免抗拒和排斥廠商長期在海外發展的產業歷史與經驗,唯有如此,才能以最快速且最實際的方式創造產業進步的空間,同時兼顧安全考量。「臺灣現在正面臨來自於歐洲、美國,甚至南美洲在離岸風電產業上資源的競爭,舉例來說巴西正蓄勢待發地設立遠大的風電產業發展目標,而近在亞洲的其他國家也正摩拳擦掌地在準備自己的量能,很快地,日本、韓國、澳洲、菲律賓,連印度也在爭先恐後地爭搶建置風場所需要的開發商、承攬商、船舶等等。臺灣更需要鼓勵開發商在地投資,更需要卸除過往至今所豎立的阻攔。」Grainger 強調。

 

03-232KB.webp (233 KB)

對於在地化 務必謹慎以待

從IMCA遍布全世界至其他開發中地區的經驗來說,國際通用的規範已經是經過實證後的經驗積累逐而成為規範,盡可能以此作為離岸海事產業安全作業的基準點。

「或許,需要翻譯或依據當地現況微調,但 IMCA 超過 200 項理想操作指南和框架可以說是相對穩健的安全基礎。除此之外,IMCA的強項與價值之一,則是我們的船舶安全檢視系統,我們將其稱為『數位通用海事檢查項目 (Electronic Common Marine Inspection Document, eCMID)』。這是產業通用的船舶適用狀態標準檢核,像是為船舶做健診,而且每次健診的資料都儲存於 IMCA 資料裡。」Grainger 表示。

臺灣已經有數艘旗艦船舶已登記於 IMCA 的資料庫中,當有客戶有需要尋找和採購船舶時,他們能夠輕鬆地進入資料庫查閱任何船舶的使用狀態。臺灣也有認可的船舶檢驗員 (AVI) 可以進行 eCMID 檢驗。這些均可以在專用的 eCMID 網站上被輕鬆識別。

Grainger 進一步提到 IMCA 建立了一套培訓和能力評估系統。該項能力評估測驗包含多方動態定位系統操作專業人員(DP2、DP3 等),或 ROV 駕駛、監督員及潛水監督員、及船舶認證檢查員 (AVIs, accredited vessel inspectors)。IMCA 的資料庫提供整體能力要求,透過能力評估測驗的內容,可以清楚看見海事從業人員及企業了解目前的能力和程度,如果希望持續精進,會需要哪些能力的培養和需要通過的檢定項目。IMCA 也特別針對潛水和 ROV 培訓機構推出了一個新的會員類別,以提高該項領域的安全及培訓品質。

Grainger 認為,不妨將 IMCA 視為產業溝通和牽線的橋樑。「舉例來說,我們並不會直接核發執照,例如潛水執照,這是許多人普遍的誤解。但在 IMCA 的資源網絡裡擁有得到認證的國際潛水作業員及單位,我們非常清楚其他國家如何操作。假如有成員有潛水人才上的需求,我們可以快速地促成這樣的協作關係,釐清缺口有多大和還缺乏些什麼,以彌補所需要具備的標準條件。」Grainger 表示。

國際標準和當地標準勢必有一定程度的落差,然而,這是學習的良好機會,更是縮短差距的機會,差距一旦縮小了,便更能理解國際標準的訂定方式,也進而能讓台灣的駕駛及船舶可以在不同的國家使用。

Grainger 強調,離岸風電產業永續發展的三個挑戰為,第一,其他能源形式的競爭力;第二,合理的專案進度時程,而且第三,適切的在地化產業政策。如果這三件面向被逼得太緊,臺灣離岸風電產業將「不再具備永續性」。

 

04_367KB.webp (367 KB)

 

「俄烏戰爭的後果之一是全球大宗能源商品價格居高不下。我們同時看到了風能、石油和天然氣產業的繁榮。這意味著供應鏈將以更高的利潤和更低的風險為上述某產業提供服務。對於離岸風電來說,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即承包商和供應鏈將開始決定他們要為誰工作,或是在哪個國家工作,他們會開始各方面評估並做出選擇。如果立法要求過於嚴格,如果供應商意識到在一個國家很難在其中工作,那他們將選擇在一個更容易達成目的的環境或政府所在地工作。」這也呼應了現行臺灣所面臨產業在地化的爭議。Grainger 認為,無論是政府或是產業一定要非常謹慎所有關於在地化的議題,當地的規範也必須要時刻演進和進化。

Grainger 亦指出,海上再生能源的施工已逐步朝無法永續的方向行進,這使該行業的永續經營面臨風險。僅能通過政府、投資者、開發商和承包商之間更公平地分配風險來扭轉劣勢。IMCA 近期發佈了更新版的「離岸風電介面管理原則」,其中解釋了海事工程承包商在實現政府設定目標所需之人員、資產和技術投資中獲得公平回報所面臨的挑戰,包含一些正在進行的離岸風電項目虧損,潛力專案被推遲,而開發商正面臨重新回到談判桌進行繁重的條款交涉,也包含一些大型承包商在專案上遭受了重大損失,並因此退出了臺灣離岸風電市場。

「我們過去在世界各地是先符合國際企業的要求,再緩步建立在地規範。規範的建立來自於經驗的積累,必須時刻演進和進化。我們並非要批評教授學者,但這些內容不是學者所能寫得出來,而是很多人經年累月在產業學習到的經驗累積寫成的。他們將自身所經歷和看到的記錄下來,指導後進應該如何去做,這是非常實用的技術知識,絕不是只有單純的理論知識,這同時也是產業能夠永續經營的關鍵。IMCA 是一個由 700 多名成員組成的組織,他們會持續不斷提高整個產業的績效並分享最佳實踐。當然,這不是一夕之間就能達到的,你必須為此努力,但 IMCA 可以幫助你走在領先之道。也可以說是加快變革的步伐。」Grainger 表示。

更多相關文章

EnergyOMNI 全能源 I Enera Media Ltd. 恩能新元傳媒有限公司

立即訂閱,加入淨零世代